普通的教徒普通地卡托宾骨

主角总受赛高,小男孩赛高√

觉醒了兽人的美好和游戏王的棱角后……的少主和少侠_(:3」∠❀)_
我跟你们说啊兽人超棒的开车起来更是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不比拟人差甚至更好
p.s:由于我对兽人的新世界大门是星际火狐打开的,所以少主和少侠难免有点wolf和fox的影子【】
内容导航:p1少主单人p2少侠单人p3双人表情包(伪)

旧图
Q:当你的来八路和你打牌到一半时突然变成小孩子怎么办,急在线等。

The Utopia【上

 @zin 给我家cp——zin桑的【懦弱恶魔】我流向v6组场合番外!

简要介绍一下出场人物:游矢【zin桑的设定】:纯血种魅魔(恶魔属)【更具体的设定可移步zin桑空间】

v6组则是我之前短漫堕天使神父左轮X天使游作的设定。

revolver:陷入斩杀恶魔执念的堕天使,现在琼斯镇教堂担任神父

游作:天使,毛遂自荐前来试图说服revolver放弃执念以及尽可能地阻止他继续杀戮,以免成为失去理智的状态。

Ai:影中诞生的无心魔龙【伊格尼斯】一族,特征是独眼和能利用影子进行空间移动。不知为何有了心,认定游作是“宝物”而追随。


番茄在这篇中其实就是个被坑的角色,内容大致就是番茄被坑后努力逃跑以及逃跑之前吃了一嘴狗粮的故事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的话,请继续阅读吧【鞠躬

The Utopia(上)

    
  “你确定你的情报没有错误?”阴影中那个魁梧的影子敲着面前的桌子,尖锐的指甲刮挠着面前的羊皮卷,那看似无意的举动恐怕并不和话语一样平静,至少汇报者举止卑微的低头,余光注视那资料上红绿发魅魔的影像像面前这位大人房间悬挂中的各种图像中那男人一样被划拉的乱七八糟。“是的,是由人间界的【旗子】发来的信息。”作为部下面对脾气不好的主人可得谨慎行动,哪怕这个恶魔也有些哀叹的想这可真是浪费,最后的一个纯血魅魔就会这么消失了吧,因为它的主人对那些魅魔可是无比讨厌。
  就像那个【榊游胜】?他不确定那些画像中的魅魔的名字是不是这个所以只是乱想,比起这点这位大人已经有了定夺的样子,巨大的手爪捏住羊皮卷用魔力的火焰点燃,它冷淡的注视着这珍贵的信息消失,张开遍布利齿的嘴巴下达了命令。
  “准备好布局。”赤马零王把它庇护的很好,可是不算密不透风,这恶魔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指舔舐利齿,因为想到榊这个姓氏心情似乎更加暴躁起来,它的样子让鞠躬的恶魔紧张,这样不成器的表现让它不满,影子晃动手,驱赶这无所谓的旗子将计划展现。
  “猩红的神父吗。”凶兽般的堕天使,一个什么都不了解的家伙。
  看样子可以利用,那影子露出可怕的微笑,它的脑子中闪现过一个微笑的影子,那个喋喋不休的家伙是如此的让它讨厌,这股憎恨随着它死亡都没有消散,因为那该死的血还留在世界上,那个恶心家伙的血脉还保存着,甚至被庇护起来,它倒把一切都算好,可是这根本没法阻碍它。
    “裂缝魔术会好好招待你的,榊游矢。”无论是撕裂空间的魔法,还是定点传送的咒术,这些东西其实很久前就已经准备好,不过在款待那位【客人】前它就先死了才闲置,不过现在它想自己找到机会了,一个很棒的,绝妙的机会。
  精通时空魔法的存在太少,所以空间方面的庇护向来不足,它怀着相当愉快的心情敲击手臂,咧牙微笑的时候眯眼的神情有些邪性。“你对榊游胜的隔阂终究是个差错,不过能和那家伙有契约都是奇迹了,零王殿下可真够辛苦的。”那是很早前的事情,它想。思绪回到了这个裂缝魔术布置的年代,因为它看着榊家宅邸的重建工作意识到有所机会,在几千年的那天它的部下将时空魔物的血滴落在那家祖宅。那就是个微小又不清晰的裂口,可是只要被触碰,一瞬间就能触发安置将它吞入时空,定位传送的法咒借由刚刚的棋子插入次元的一边,它会制造出一个小小的通道,把这个爱丽丝送到嗜血的红心皇后面前。
  咔嚓,咔嚓,它会直接死去,因为那个猩红神父一样是个热爱砍头的红皇后。
  “你就好好接下吧。”恶魔轻声低语,表情残酷狰狞。
  “你这落跑者之子,榊游矢。”
  魅魔一族,呵,魅魔一族。
  该杀!

 

   今天是无聊又压抑的一天。

游里依旧照常在战场上厮杀奔忙使得游矢一人留守倒是也习惯了,但是自从游斗与游吾两个堕天使出现后他习以为常的平静日常就被打破了。不得不说虽然他俩虽然总是吵吵嚷嚷搅得家里不得安宁,习惯了以后当遇到两人都被零王喊走的时候——比如现在,还是令游矢稍稍感到了些寂寞。

柔软地靠着沙发边无力无聊地躺着发呆,但是尾巴还在有些焦躁地摆动着。

是的,就算没人陪伴游矢本来也该用这时间来读书充实自己,但今天他却完全没有心情。从游斗和游吾被零王的传令兵叫走后,他就感到了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夹杂着未知魔力的,恶意的气息。这气息若有若无,近乎错觉。但是即使游矢找了一番没有寻着源头后不断安慰自己那是紧张或疲劳所导致,他依旧无法驱散那份微妙的不安和不安所带来的烦躁。

“啊……真是糟透了……”

游矢长叹了一口气打算尝试睡过去直到那两个堕天使或者游里回来。但是他才合上眼帘,房间的大门就被粗暴地推开发出了巨大的声响。游矢惊的猛一睁眼,小小的黑色使魔慌慌张张地跑进来大叫着“不好了不好了!零王的士兵!受伤!”

“在哪里?!”游矢不敢怠慢,一骨碌从柔软的沙发上站起来。“门口!游矢大人!门口!”小使魔蹦跳着就冲出去带路,游矢也连忙迈开脚步跟上。

赶到宅子大门口时,两个士兵正互相搀扶着有些焦急地等着游矢。游矢上前给他们简单地先检查了一番——还好也不是致命伤,被搀扶着的那个主要是右腿被打断了,搀扶着他的那位主要是右手臂和前胸上被圣水中度灼伤。

“对不起……游矢大人,突然来访打扰您了,是零王大人让我们直接来这里找您的。还请麻烦您治疗了,我们也好赶紧回到前线继续战斗。”

“别这样说,这本就是我的职责。我们去里屋吧!”游矢一边说着一边吩咐小使魔回屋子里准备好东西,自己则上前帮着一起搀扶那个断了腿的士兵以尽可能快的速度向屋子的方向走去。

但是,那股异样的违和感愈发地强烈了。

“呐,你在紧张什么呢?”扶着那位短腿士兵的身子,游矢顺应着自己的直觉直白地开口问道,血红的澄澈双眸直直地看了过去。

听闻游矢的话语二人俱是一愣,尴尬地沉默了片刻后,被圣水灼伤的那位带着很勉强的表情干笑着说:“这都瞒不过您啊……实不相瞒,别看我们四肢还算完整,刚才在战场上也是九死一生啊……嗯……其实一想到治好后我们马上又要回去,还真是有点可怕……啊!但是这些话还请您对零王大人保密啊!”

“啊,是我多问了。这个你们放心我绝对不会说饿。”游矢连忙摇摇头说道。

看来是他自己多心了——的确,战场上可不是所有士兵都是英勇无畏的。

也不知是不是自己心不在焉导致步伐的调子没能配合好那位受伤的士兵,在他们一起路过花园时,他脚下一软向前摔去,游矢和他的同伴都没能来的及扶稳他。而就在他摔倒的同时,一个金属制品的小玩意儿从他身上掉了出来,骨碌碌地滚进了花园小道边一棵藤树下的草丛里。

“啊!零王大人的徽章!”断腿的士兵顾不得许多就要站起来去捡,一时间却碰着了痛处,疼的呲牙咧嘴地一屁股坐了回去。

“你别动啊,我去帮你捡回来。”游矢连忙安抚他好好坐着,不然现在让伤势加重了,等会治疗时的不必要苦头可要自己来承受。

“麻烦您了……”两位负伤士兵望着转身向草丛走去的游矢的背影。

 

一步,两步,三步

 

“啊,找到了。”游矢俯身准备捡起那个小小的徽章。

但就在他的手指触碰到地上的草丛那一刻,红色的眼睛猛地瞪大了。

【那股奇怪的违和感……】

 

{Openthe door}

 

忽然撕裂开来的空间裂缝使身体迅速失去了控制权,从中溢出的黑暗吞噬意识之前,游矢最后远远地看到了那两位士兵面无比表情地翕动着嘴唇。

 

【啊啊……是太晚了】

 

 

今晚是个好天气,月亮脱离了迷烟般的薄云,静静地洒下清冷的光芒,冷眼旁观着破败的琼斯镇上那些或是失魂落魄,或是跪地祈祷念念有词的人类。

自从那位神父来到此处后,琼斯镇就成了所有种族忌惮的可怕死地。不管是那位因杀戮而染黑了翅膀的堕天使神父,还是那些随处可见的可怖尸身,又或是那些在精神失常的折磨下而变得极具攻击性的镇民们,任何一个都是远离的理由。

但是也是在没有人知道的某天,太阳与月亮不再是这片地狱唯二的旁观者。

绿眸的少年站在镇中最高的建筑物——许久未敲响过的钟塔之上,无言地俯视着琼斯镇。而后他又把目光转向了不远处镇口外,几天前就注意到的几个鬼鬼祟祟的黑影依旧在探头探脑,时不时地聚在一起似乎在讨论什么。

少年眯起了眼睛,深吸一口气,在钟塔的边缘上向前迈出了一步,他略显瘦弱的身体就这样轻飘飘地落下。但自由落体的运动没有持续多久,他在月光下从容地展开了洁白的翅膀撒落了几片羽毛。那是少年属于天使的象征。

翅膀有力地扇动了一下,少年就乘着夜晚的清风扶摇而上,在空中一个漂亮的回旋后悬浮着停在了尚在走动的大钟面前。确认了时间后,少年模样的天使轻巧地翻了个身,从钟塔上的窗户飞进了内部,落地后对空无一人的空间里开口道

“Ai,那些家伙到底在商量着什么。”

“那个……playmaker大人,他们说话太快了……我不是很擅长恶魔语。”

顺应着这有些丧气的声音,在天使面前的一大块阴影里出现了一只巨大的的独眼黑龙。尽管它黄色的独眼和可怖的大嘴令人望而生畏,但被唤作playmaker的天使却毫不客气地冷冷丢了一句“真是没用,谁出发前跟我夸下海口的?”

“噫——!!不要这样露骨地嫌弃我啊!!”Ai像只小狗似的可怜巴巴地让自己的独眼蓄满泪光,但天使依旧是不为所动。

见状他只好不再装可怜,换上讨好的笑容说:“不过呢,我还是有断断续续地听个大概的……只是等下playmaker大人听完后能不能表扬我一……”

“少废话,快说。”

“好啦……”黑色魔龙撇撇嘴,乖乖开口说:“那几个恶魔好像准备对付什么人,他们说什么【万一跑出来就把他赶回去】,还有什么【别靠太近】什么的。”

“【跑出来就赶回去】,【别靠太近】,【他】……”听了Ai的话,天使皱起眉头提炼出几个关键词在口中念念有词着,Ai紧张地瞪着眼睛干看着他不敢发出声音,生怕打断了他的思绪又受到了训斥。

几个恶魔,【别靠太近】,那明显是顾虑着那家伙的存在。

那既然顾虑着那家伙的存在,又要冒险靠近这里。

为了在【他】【跑出来】的时候【赶回去】。

现在的琼斯镇里只有疯子和那家伙,在这种时候把【他】赶进这里……如果是那些疯了的村民可以对付的家伙,他们作为恶魔会应付不来吗?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这块恶魔忌惮的死地,仅仅是为了恶作剧吗?

赌上性命安危的靠近,恶魔也对付不了的对象,赶进琼斯镇……

一切的要素指向他们的目的是……

 

突然他一个激灵,猛地睁开了翡翠般的眼眸。

“revolver!”

“哈?突然地说什么呢?”Ai不解地歪了歪脑袋。

天使向着黑龙竖起了三根手指说道:“第一,除了天使以外,现在不管什么生物进入琼斯镇都有生命危险,这一点现在三界皆知,而恶魔尽管和天使势不两立但这么做没有意义。第二,如果是准备害【某个人】那么以恶魔的实力足以碾压那些弱小的种族,没有必要冒着危险来到琼斯镇,所以那【某个人】一定是他们对付不了的角色。”

“所以……”Ai吞了吞口水,就算是平常脑子有些迟钝它也大致察觉了。

天使向他点点头,说出了最后一点:“第三,恶魔对付不了的角色,绝对不会是借那些区区疯子之手来对付,他们要利用的是……revolver”

“!?”【!?】

他话音刚落,一股空间魔法扭曲空间造成的魔力波动和裹挟而来的恶魔气息突然扩散开来。绿眸的天使一直冷淡如冰的脸上出现了焦急的动摇,凝神静气确认气息扩散的中心方位后,他向黑色的魔龙招招手,自己就先迈开步伐从窗口一跃而出。但是这次他没有展开翅膀,因为自己飞的确实不够快。

而黑色的魔龙也早已心领神会,眨眼间它已从钟塔投射下的影子中飞跃而出,稳稳地用后背接住了天使,猛地一拍翅膀向着魔力源头直直飞去。

 

                                                  ——TBC——



深夜福利xxx
源于自己做的paro集之一【堕天使神父左轮x天使游作】的设定,因为挖掘空间不少所以单独拿出来肝了一个。
p1条漫p2堕天使神父领导的Q版人设
领导因偏执而有一定程度的病娇表现请注意。

双尾狐妖李小姐x猫又作姐paro
背景大正时代_(:3」∠❀)_
左轮:为了守护被封印的父亲而在镇压地建立了神社聚集信仰,以求某天能靠信仰之力解除封印。原本已有九条尾巴,但在十年前一场灾变中为了保护神社附近的生灵大战一场而元气大伤。不过因此受到当地小妖怪和人类的拥护,目前靠奉纳和贡品在神社里咸鱼。
游作:真身为猫又,曾受到居酒屋老板草薙的照顾,脖子上的铃铛为草薙赠送。后担心给草薙添麻烦而四处流浪,偶然闯入了左轮的神社并偷吃了贡品,被上贡的小妖怪群殴时被左轮所救并养在了神社里。
p1作喵
p2李小姐
p3李小姐的本体形态
等李总露脸有名字我就写这个paro【划掉】

【出现吧!通往黑暗的SA☆KI☆TO!】
不行我下次一定要画一发将军的link召唤
p2只是告诉你们游戏王非常好特别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发错了【】
重发一次,古早存货的星之卡比众与智爷√p4作哥和巴库拉前辈(伪)同框注意

我又来缴纳邪教信仰值了√
p1鸣鸣的新拟人人设
p2~4智爷回美乐美乐岛后去见鸣鸣的小短漫。
p5偷税犯蝶蝶和男二颜鸣鸣的关于智爷的修罗场。
p6智美与神社里的洛神
没有鸣智的粮——只能等官方还有自己——【哭唧唧捧碗】

v6性转第一弹
内容导航:p1李小姐
p2作姐
p3长肉了的李小姐【你】
因为长肉的李小姐后续是左游的嘿嘿嘿减肥法,所以不要脸的打个左游tag【理直气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