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枪

本职教师,不过仍然积累经验中
二设创作热爱者(๑´∀`๑)
主墙头是游戏王,目前主要创作凹凸,其他喜欢的作品有PM,家教,索尼克,恶灵附身,星之卡比,星际火狐等等
总的来说是个主角本命
控人外,对r18g之类的接受度比较高,但喜欢产出【世界和平】的作品
拒绝任何无脑黑主角的言论
拒绝幼稚的黑深残和大龄中二
拒绝用cp定夺剧情的好坏
基本不吃美帝cp,特别的几个,a5天雷番柚,zexal巨雷iv凌,v6微雷作葵,凹凸不喜欢ala和jrj。
画图质量不一定,但是只是希望同好们能吃到粮食而开心
特别特别喜欢性转非常非常喜欢丰乳肥臀
以上就是这样,慎fo【鞠躬】

是稿子:D
伪全员向(武侦+中也+芥川+俄罗斯人)
主题是动物睡衣
说实话我之前没有画过这么多人一套系列的()着实算是一个不小的挑战,综合考虑了很多与“夜晚”,“睡觉”之类的要素与角色自身设定结合的要素(。•ᴗ-)目前施工了一半先放出预览顺便一条龙服务为我金主打个广告哎嘿ᐕ)⁾⁾
就不一一打tag了,作为主角厨私心打个阿敦tag☆

老规矩,稿子就不要拿去私用啦谢谢合作!:D

啊哈www这两套终于出货了呀⊙∀⊙!之前评论问我哪里有的买的各位可以去康康啦(˶˚  ᗨ ˚˶)

玉和糖:

因为太懒了所以把最近上新的图艰难地拼在了一起宣传...图的大小差别只是为了好拼,希望不要被太太们打😰


传送门点我


也可以淘宝搜店铺名:玉和糖  然后点新品就可以看到啦  
 
 


最后超级超级(。ì _ í。)感谢各位太太画了这么棒滴图嘿嘿嘿,每一个我真的都超爱!!! @咪啊  @eminya27  @量角器又忘带了  @阿枪  @劣质木材 

part2:关于麒麟与白虎困惑的交换日常

承接上文

话说我本来要写沙雕向的,怎么就有点正经了【半恼

因为两人现在处于特殊情况,福泽谕吉与太宰治商讨了一下后决定让谷崎和镜花护送两人先回到中岛敦的宿舍清洗休息一下,他们则继续商讨下一步的行动计划以及向政府方面报告涩泽龙彦的情况。

四人心事重重地回到了宿舍,目送着两人进门的镜花突然开口叫了中岛敦一声,中岛敦下意识地就回过头去,看着比平时视线还要低的镜花突然有了一丝微妙的动摇,他忽然意识到——果然现在用涩泽先生的身体回应自己的同伴很奇怪吧……

但就在困惑的时候,镜花却主动抓住他的衣服坚定地说:“不管怎么样,敦你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敦不管怎样都是敦,如果有什么事情要马上联系我们!”看着这样的镜花,中岛敦本想伸手摸摸她的头,可是眼角的余光瞥到了那双带着黑色指甲漂亮骨感的手时,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收回了手,轻轻笑着说:“谢谢,我会的。”

关上门后中岛敦站在玄关前又长叹了一口气,但就在这思绪有些神游的当口一双红瞳猝不及防地贴了过来,吓得他险些跌坐在地上。“涩,涩泽先生……”“嘘——”手指贴在了唇上阻止了他下一句话。涩泽龙彦微妙地笑着说:“那个女孩说得没错,敦君就是敦君。虽然放在我这腐朽的躯壳里我也感到遗憾,但是这生命的光辉并不会因此而改变光泽哦——比如说,敦君现在会觉得像照镜子吗?”

这样一提醒中岛敦才注意到了从刚才就一直隐隐绕在心头的某种奇妙感觉——他已经开始不怎么觉得用别人的视角看着眼前本是自己的脸有什么违和感了,这带着捉摸不透的微笑的脸很自然地让他自动进入了和【涩泽龙彦】对话的感觉。

“就是这样哦敦君~如果太在意这个的话会影响你适应这个身体掌握异能的,所以请用平常心去对待吧。”涩泽龙彦如此说道,中岛敦莫名觉得轻松了些点了点头。这时涩泽龙彦话锋一转说:“说起来敦君,浴室在哪里啊,伤口差不多堵住了,果然还是去洗一洗然后换掉这身染血的衣服比较好吧。”

“啊,啊!是哦!浴室在那边,涩泽先生你先去洗吧,我去拿换洗的衣服!”中岛敦把人领到了浴室门口,自己就回头噔噔噔地跑去壁橱里找衣服了。涩泽龙彦看着中岛敦的背影消失在了门后,无言地转身进了浴室拉上了门。但他没有急着开水,而是四下环顾找到了镜子,站在镜子前沉默着盯了好一会儿。

“啊啊……啊啊!话虽如此……”像是忍笑忍了很久绷不住了一样,嘴角控制不住地疯狂上扬,手也不由自主地揉上了泛起红晕的柔软脸颊,涩泽龙彦完全不考虑自己现在很严重的形象问题,一边搓着脸一边自言自语着:“啊啊啊真可爱啊敦君!真实存在的天使啊!!”

啪——!的一下,浴室门被狠狠拉开。

铁手毫无怜惜地掐上了本属于自己的脸,中岛敦黑着脸说:“我就知道……不要以为说出那种帅气的话我就不会提防你了涩泽先生!!!不许用我的身体做出奇怪的事情奇怪的表情!!!”

“堆——屋——齐——(对不起)”

 

一通闹腾后终于在东方的天空泛起鱼肚白时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中岛敦还意想不到地做了个梦。不知是不是因为在涩泽龙彦身体里的关系,隐约觉得梦里到处是一片朦胧的大雾,浓雾里似乎有些若隐若现的人和建筑,但是就和那时的横滨一样虚幻飘渺。只有一样东西——一个高高挂在空中,像星星一般的结晶所散发的光芒是真实的,但是即使再怎么努力伸出手去也无法触及。

这就是涩泽先生的世界吗……总觉得……

还没来得及把握心里那微妙的感觉,眼前的景象突然消失了,下意识地睁开眼睛却是近在咫尺的自己的脸,半秒的迟疑后虽然沙哑但音量一点也不小的惊叫划破了房间里的宁静。

“原来我被吓到了会叫出这样的声音吗,又是一个全新的体验呢。”始作俑者兴致十足地笑着,毫无歉意地说:“对不起啊敦君,一觉醒来看到自己的脸或许是有点刺激了,不过侦探社那边从半个小时前就一直催个不停让我们过去了。虽然我想让你再多睡一会儿,但是再不过去恐怕太宰君他们亲自上门来你会更困扰吧。”

“现在已经很困扰了!!”顾不上埋怨对方,敦手忙脚乱地整理仪容:“这个时候联络肯定是重要的事情啊怎么可以拖延!该说涩泽先生你也真是厉害居然还能拖半个小时的吗!”

“哎呀,这点小事敦君不用这样夸我的~”

“没在夸你!!”草草理了一下那头微卷的长发后中岛敦还是放弃了进一步打理的想法,拿来镜花的皮筋随便扎了起来拉起涩泽就冲出了宿舍。

但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哦对了,【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出了宿舍没走多远,中岛敦忽然发现必经之路的前方黑压压地站了一群黑西装大汉还有几辆黑色轿车,一脸凶神恶煞地看向他们的方向。试问横滨这群魔乱舞堪比冬木市的地方谁敢光天化日之下设路卡堵人?综合这身行头来看只能是港口黑手党了。

不想和他们起冲突的中岛敦转头和涩泽龙彦拐进了旁边的小巷想要避开追捕,但是心里的侥幸还是被墨菲定律无情打破了,他那位不对头的搭档芥川龙之介早就在小巷里埋伏了。

“人虎,你果然还是没死。但是……你的眼睛怎么回事。”芥川龙之介暗自把搭档上下扫视了一遍,没有缺胳膊少腿,心里自己也没有察觉地小小松了口气。但是那双变成血红色的双眼实在让他在意,而人虎和那个不知道为什么跟着人虎的碍眼的涩泽龙彦都没有要解释的意思,这让他更加恼怒了。

对峙了一会儿,芥川冷哼一声说:“算了,那种事情怎样都好了。我今天在这里是因为森先生说了,【只要看到人虎少年还活着就把他带来港口黑手党大楼】。所以老实跟我走吧,至于你……”他剜了一眼一直低着头不说话的涩泽龙彦“赶紧给我滚!”

“芥川你这家伙!”似乎是被刺激到了,一直憋着不说话的涩泽龙彦突然抬起头怼了回去,露出来的紫金色眼睛和熟悉的腔调让芥川也吃了一惊。他反复打量着两人,但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心里隐隐猜到的可能性,恶狠狠地啧了一声决定不管那么多了。

“人虎,果然我跟你永远合不来的!”带着各种各样复杂的情绪说了这么一句话,罗生门从衣服下摆快速地伸出来袭向了中岛敦。

先打晕再带走就好了,至于【打晕】要打到什么程度,反正人虎能超再生随便就行。芥川心里是打着这样的算盘的,所以这一击是又快又狠。但是下一秒他绷着的脸微妙地走向了颜艺的趋势——纵然他能料到中岛敦会反抗,会躲避,可是现在……

这一脸看垃圾的表情用虎化的手徒手掐住,这不是平时的人虎!

“无趣,真的太无趣了。”

最后残留在眼前的影像只剩下【中岛敦】眯着那双妖异的红眸,然后只来得及感觉到罗生门被拽向了他的方向,接着只有零点几秒的间隙里,肚子上遭受了毫无留情的重击。而樋口一叶等人只能看到一点残影之后芥川便被狠狠地揍飞到了墙上。

“全员准备射击!”随着樋口一叶的号令,一瞬间几十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涩泽龙彦和中岛敦,但是在她印象里平时很不适应这种场面人虎少年却一反常态的冷静,活动着手腕看向被砸出烟尘的墙壁。

“稍稍花了点功夫和【虎】交流了一下你就得意忘形了啊,芥川龙之介。我不是早就说过了吗,和生命的光辉比起来,你还不够。”

在一旁目睹全程并看着芥川狼狈地从烟尘里走出来的中岛敦面无表情,但不是心里毫无波澜,不如说已经波涛汹涌了。

这就是boss级别的实力吗?原来我还可以这么玩的吗??对不起我太弱了,太宰先生我也能像他那样吗。

    

   “哈啾!!”正在路上的太宰治打了个喷嚏,困惑地搓了搓鼻子。

                                                                          ——TBC——

关于麒麟与白虎的交换日记

关于麒麟与白虎的交换日记

庆贺吧。jpg阿枪居然又写文了hhhhh

设定相关:1,涩泽龙彦借由异能结晶存活,目前多方势力监视中。

2,有部分为了剧情发展而私设的异能设定。

3,灵魂互换后可根据适应性调整和使用异能。

All敦前提涩敦为主的娱乐向,久违写文大概文笔会生疏,如果以上要素接受的话,那么请阅读↓

      【……事情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呢?】

       此时是凌晨三点十五分,本应是夜深人静深入睡眠的时候,但此时的武装侦探社大楼内却灯火通明,从社长到社员甚至是楼下打工的露西一个不落的在大厅里围着两个人。没有一人率先说话,但是脑中却像每集开始那样在整齐的稿纸上用印刷体表示了内心的复杂。

        这压抑古怪的气氛眼看持续了一分多钟也没人打破的态势下,被团团包围的两人之一【中岛敦】叹了口气,抬起漂亮而妖异的红瞳看向一众社员,摆摆手说:“我也没想到会这样才出此下策,但那是没办法的事了啊——”一边这么说着他突然站了起来面色不善地对一脸阴沉的太宰治加大音量呛到:“我怎么能看着我生命的光辉居然因为那种鼠辈的把戏消失啊!!不!绝对不可以!!!说到底还不是怪太宰君你太大意了居然会让敦君摊上这种事情!”

       身旁本来一直局促不安的【涩泽龙彦】闻言突然瞪大了紫金色的眼睛,伸手抓住了那条过长的腰带用力往下拉试图阻止他:“涩,涩泽先生你冷静点!总之这事不能怪太宰先生啊!!”

       太宰治的脸色已经阴沉得如果芥川龙之介在场能梦回黑之时代了,但考虑到现在的立场他还是把文豪粗口憋回了心里。他作为一个公认的剧本朗读员心情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糟糕过了,被摆了一道的不甘心,对于下一步计划安排的烦躁……但最重要的还是眼前这他非常想动手打人却哪个也不能下手的地狱绘景——

       涩泽龙彦和他的爱徒中岛敦灵魂互换了。

       回想事情的来由,是一周之前开始的异能者连续死亡事件。然而和涩泽龙彦那时的大雾引发的骚乱不同,这次的事件里不寻常的所在在于所有异能者均是衰竭而亡,更重要的是他们身上完全没有了一点异能存在的痕迹以至于政府一开始只把这当作普通的个例事件。直到某天港口黑手党的一个异能者线人的死亡才使事件真正露出了冰山一角,为此引发了各个势力的注意,由于事件的特殊性连涩泽龙彦这个被监视软禁的危险人物都被下达了协助要求。

       而就在昨天武装侦探社终于通过几天的加班加点掌握了始作俑者的一点行踪,为此谷崎和中岛敦一起出动先去目标人物的住所踩点侦察。本来只是一个侦察任务,国木田独步和太宰治也再三确认过了不要与对方有任何接触。但谁知就在几个小时后谷崎慌慌张张地背着昏迷不醒的中岛敦冲进了侦探社,在大家焦急的询问中简短地说明了阿敦为了救下一个被目标人物开枪射击的异能者而胸口中弹了。而本来哪怕是被罗生门刺穿也能马上超再生的阿敦一下子昏迷不醒,他只能利用细雪带着阿敦先撤回侦探社来。

       太宰治一脸凝重地听完后上前查看敦的情况,在看到还未解除虎化的手臂在以平时不一样的感觉缓慢褪去皮毛时,他波澜不惊的眼内少见地出现了慌乱。稍加思索一番他掏出了手机到门外打了一通电话,还没三分钟涩泽龙彦就粗鲁地卸了侦探社的门冲了进来。

        涩泽龙彦推开围着的社员们一看到中岛敦的样子,红瞳因为震惊一下子缩紧了。二话不说他伸手放在中岛敦心口,手下开始发出光芒,侦探社成员一下子紧张起来——这分明是要提取异能结晶的架势!但太宰治却拦住了他们:“现在只能靠他了。”

        一个散发着纯白光辉的异能结晶渐渐浮现了出来,但是令人心惊胆战的是上面不知为何竟插入了一个小小的紫红色碎片,而且那片红色似乎还在慢慢地晕开。涩泽龙彦的表情变得很是愤怒,咬牙切齿地咒骂着始作俑者,和太宰治交换了一下眼神后太宰治伸出手指放在那片紫红色的异能碎片上,随着指尖的微光那个碎片慢慢消失了。

       但是就在众人稍稍松了一口气时,本来只是散发微光的白色异能结晶突然开始躁动不安,中岛敦的伤口血染得越来越多,涩泽龙彦也惊慌了起来:“【虎】似乎受到了损坏一时半会儿没有办法超再生……可是这样的致命伤如果没有超再生的话!……”现场一时间又躁动起来,但是涩泽龙彦接着又做出了一个所有人意料之外的举动——他从自己身体里取出了自己的异能结晶。

      “你该不会想要……!”但是太宰治终究晚了一步,涩泽龙彦把把他的异能结晶和白色的结晶一起放进了中岛敦体内,一时之间两人同时失去了意识。

       再醒来时就是如此一个尴尬的境况。

回忆完毕——

     “因为我是靠着异能复活的亡灵嘛,所以我的身体本身已经是异能本身了,刚才是分离出了一部分力量给敦君,因为我也有自愈的能力。虽说灵魂似乎也被带出来了我是没有想到,因为这样敦君的灵魂才跑我身上了吧——是说这种大胆的事情也是第一次尝试。”内在是涩泽龙彦的中岛敦摇了摇头,拉开了染血的衬衫指着已经开始止血的伤口说:“总之看吧,已经不再流血了哦。”

       与谢野晶子上前一步面色不善地质问:“凭妾身的能力足以救回敦,你为何还要那么做,是故意的吗?!”

       【中岛敦】一副很不耐烦的表情懒懒地说:“所以说你们这些俗人很无趣啊,敦君是因为异能受损引起的由内向外的伤势,你只能浪费时间看他流血而死罢了……说到底我一点也不想把那么耀眼的生命的光辉放在我那腐朽的身体里啊!”

       福泽社长和太宰治用目光向江户川乱步投去了无声的询问,大侦探睁开了挡在镜片后的翡翠色的眼睛,轻轻叹了一口气说:“虽然我不是很懂这异能的原理,但是至少涩泽龙彦确实没说谎。”

 

      一直沉默不语的中岛敦用涩泽龙彦沙哑的声音小心地询问道:“那么现在……该怎么办呢?”然后他看见自己的脸对他露出了超级灿烂的笑容,轻快地说:“现在没有生命危险了哦敦君~按照我的感觉只要一周左右你的异能就会恢复了,在那期间你可以学学怎么运用我的异能好把我的异能取出来哦~”

       来不及吐槽看着自己的脸对自己用这种语气说话的诡异感了,中岛敦现在最在意的是:“等等等等?!涩泽先生你的意思是,如果要换回来的话我得用你的能力把你的异能从我身体里取出来?!不然的话……”

      “是的呢,不取出来放回去的话就会一直这样了!”涩泽龙彦诚挚地笑着握拳作加油状说道:“所以敦君要努力啊,没问题的我相信像敦君这样的天使一定能做到的!”

        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别啊————!!!

 

                                          ——TBC

本来要参加国庆24h的,但是俺太弱了.jpg

是尽量参考了公式风格的中敦小甜饼(。•ᴗ-)大家国庆快乐呀

感冒了一个多星期,喉咙鼻子轮着犯病感觉整个人都要烂掉了唉
只想放弃思考:D
打起精神摸了三张索尼克风的兽化(太宰参考了塔尔斯,中也参考了force里狗种族的自定义角色模型)后4张是在纸上摸鱼的性转秋装

感觉九月水逆真严重【半恼】

这两天累到不想拿笔【】
先摸个满带私心的【恋人】草稿吧

最后大概率会改一些构图吧,不过现在我倒是还挺满意的:D

是改图,是改图,是自娱自乐的改图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ὤ•᷅)

因为社长太让我有银灰老板的幻视了所以忍不住【】原图在p2,是社长的觉醒立绘

不打tag打扰两方了,看得到的人为这幻视笑一笑就好了wwwww

慢吞吞地摆好了p5的柜子:D
其实还有一个大的亚森,但是摆出来怕被骂没敢摆出来【】
不得不说最喜欢的是肥姑妈的这个joker,还原度和可玩度特别高wwww
再来就是GSC的joker了
两个蚊香眼的小盒蛋也刚好可以和肥姑妈校服以及寿屋的搭配感觉挺好的\(≧▽≦)/

垂死工作惊坐起:D
其实这张我前几天就在草稿了,但是这两天开学各种工作我真的是累到不行了【】坐在电脑前都懒得动鼠标就发呆那样

是特别的白三角♀组队裙子哒
不过应该不会画全身

另外我想声明一点,关于文野我算是轻度粉,就看完了三期动画和剧场版单纯比较喜欢人设外貌的那种
所以画性转的时候难免会不合一些看客的口味我能理解,但是至少我能保证我对笔下的所有人物都是没有恶意且尽量做到我心里的理想效果的:D我做不到画出符合每位心里理想的人物,但是若是对我的风格不满意的话你可以拉黑我(ᴗ͈ˬᴗ͈)

别问我为什么就俄罗斯人的tag缩写了,问就是实在太长了【】